首页 新闻 新乡朗公庙镇原庄村支部书记贪污数十万,村民多次举报,至今无果

新乡朗公庙镇原庄村支部书记贪污数十万,村民多次举报,至今无果

“我们是河南省新乡县朗公庙镇原庄行政村村民代表,我们怀着极其愤怒的心情向上级部门实名举报我村党支部书记王玉佩一系列贪污腐败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王玉佩,现年55岁,上任之前是一名村民代表,2016年因为一辆运输钢材的货车侧翻在王玉佩的田地里,身为中共党员的王玉佩讹诈车主1万元人民币。2017年12月份王玉佩上任后,一人身兼村支书、村主任、会计于一身。在我们实名举报王玉佩违法乱纪的十多位村民中,有的是党员,有的是村民代表,我们代表原庄行政村1800名村民,一定要弄清楚王玉佩上任后村集体30多万款项去了哪里。”2021年年6月20日,一60岁左右的村民向媒体投诉时如是说。

(下午四点左右,房门紧闭的原庄村委会空无一人)

近日,就群众反映的问题,我们赶赴新乡县朗公庙镇原庄行政村实地调查落实实际情况。本网人员看到在原庄村旁路边一村口树荫下简单摆放了几个凳子和一张桌子,后经了解后得知,这是原庄村委会设立的秸秆禁烧指挥部。此时指挥部一个值班人员都没有,如果不是树上悬挂的一面卷在一起的禁烧宣传条幅,让人根本无法把它和一个三夏秸秆禁烧工作的指挥部联系在一起,充其量就是路边一个喝茶聊天、抽闷烟的地方。除了这些桌凳外,其他一无所有,连一把扫帚、板锨都没看到,更别说灭火器之类的灭火工具。

目前我们尚不清楚廊公庙镇原庄行政村三夏防火期间,政府发放的办公经费都用到哪里去了?防火指挥部没有防火工具,万一发生火灾,两手空空如何上战场?

眼下,麦收刚刚过去不久,一望无际的麦茬在烈日暴晒下啪啪直响,干涸的秋苗还没有麦茬高。麦收季节,风干物燥,气温较高,稍有不慎,极易引发火灾,就会引燃麦茬。此时,虽然麦子已经颗粒归仓,但是长势喜人的秋苗才刚刚出土不久,所以此时同样是防火重要时期。否则,一旦发生火宅,就会给人民群众秋收带来极大的损失。

下午4:30半左右,本网人员再次来到原庄行政村防火禁烧指挥部,指挥部依然空无一人,在指挥部地面上竟然发现有好多随意丢弃的烟头。防火指挥部竟现大量的香烟屁股?这样的防火指挥部工作人员如何能说服群众麦收季节不抽烟?如此防火指挥部如何能让群众放心?如何带领群众防火?又如何能能确保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不受侵害?村委会办公室没有人,防火指挥部没有人,人都去了哪里?原庄村支部书记王玉佩书记又在哪里?上班时间该不是都在家里睡大觉吧?

(防火指挥部捡到的部分香烟屁股)

原庄行政村“混乱不堪的账目”:

2017年5月,朗公庙镇政府下派包村干部李俊代理村支部书记,负责村务工作。现任村支部书记王玉佩是2017年12月份开始上任,其和李俊关系比较密切(李俊系原庄村人)。他们两个利用职务之便以及家族势力,架空原庄村原庄村务监督委员会,并收回监委会公章,一手遮天独揽财政大权,村里的监委会成了名副其实的摆设。他们两个报销任何费用,均不与他人商议。王玉佩上任以来,村里账务他从不公开,为所欲为。2017年他上任时,村里帐薄上有余款18万左右,另外朗公庙镇政府每年还拨付给村里12万左右的占地款,这两项款项加起来有30万左右,还不算每年的村2万元左右的办公经费。王玉佩上任半年时间内,村里没有进行过任何项目的建设或大额支出,但是30万左右的村财务账上资金,却被王玉佩基本花完。所以现在村民强烈要求村委会公开2017年5月至2018年6月间的村财务资金使用情况,并对其审计,彻查30多万的村集体财产去向何处?彻查并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务必给原庄村全体村民一个交代。

据多名联合举报者提供的《关于王玉佩涉嫌贪污的举报》材料显示:

一,2018年初,原庄村委会房屋修缮时,王玉佩用公款安排人把和村委会一墙之隔的村民王某勇的超市房顶一并修缮。结束后,王玉佩和包村干部李俊二人向王某勇索要1500元修理费。

二,2018年,王玉佩以村内绿化树需要购买浇水水泵为理由在村账务虚报2600元(根本就没有购买,用自己家里一个旧的水泵顶替检查)。

三,2018年春,原庄行政村水利工程改造机井井台,王玉佩虚报井台数量,骗取国家扶贫资金1300元。同时,王玉佩又在村财务报账单上虚报一笔5000元的审计费用。

(上图就是2020年6月巡视组视察时发现王玉佩购买物品花费的虚假、虚高、虚报的费用)

四,2020年6月,巡视组来原庄行政村视察时发现从2017年12月6日至2018年4月27日不到5个月时间内,村里置办办公用品花费数额高达7458元,虚报的用品数量之大、价格之高,远远超出工作人员实际使用数量的范围和市场价格,其购买的部分用品数量甚至足够廊公庙镇30个行政村村两委工作人员使用。更让人可笑的是,村里一直就没有打印机,办公用品里竟有购买打印纸的费用。这明显在做假账,变相贪污村集体财产。

五,2020年春节疫情期间,原庄村全体党员自觉捐款6400元用于抗疫。王玉佩接到善款后不是积极用于村内抗疫工作,而是擅自装进自己腰包。

(上图为疫情期间,袁庄村部分党员捐款一览表)

六,王玉佩兄弟五人,王姓在原庄村是第一大姓,人口众多,他们在村里横行霸道多年,群众敢怒不敢言。王玉佩大哥王玉珂以前做过村干部,霸占村集体土地9亩左右,15年数万元的承包费用至今未向村里交过一分钱。

七,包村干部李俊其配偶闫瑞敏在外地工作,一天都没有参加过原庄村三秋防火工作,全村所有村民人人皆知。但是李俊却利用职务之便,硬是将其配偶闫瑞敏的名字列入防火值班人员表中,从中冒领国家秋季防火补贴费用1200元。

(时任原庄代理支部书记李俊签字,配偶闫瑞敏领取)

(李俊签字,其配偶闫瑞敏领取)

李俊身为朗公庙镇政府工作人员,下派驻村干部,曾经的原庄村代理支部书记,本是镇政府派驻到村里联系工作的人员,对村里工作进行协调指导及监督的。但是李俊却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与村支书王玉佩沆瀣一气,为自己及家人谋福利,骗取国家财产,这样的驻村干部怎能监督指导村委会的工作?在这样驻村干部带领下,原庄村支部书记王玉佩贪污就属于正常,不贪污就属于不正常了。

据原庄行政村村民讲:“王玉佩上任不久,就把村支两委、监委会的公章收走,所有村上资金往来、签字盖章都是王玉佩一个人说了算。”直到2018年6月份,村民原守同任村主任后,又重选了村监委会主任,王玉佩才把监委会的公章给予现任监委会主任。

自从王玉佩担任原庄村支部书记不久,村里数名党员、村民代表就不止一次的对王玉佩“一手遮天,贪污腐败”问题向有关部门投诉、举报,但至今县乡两级政府部门互相推诿、找出各种理由不予处理。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进行政法教育、都在大力整治贪污腐败,在国家如此强势反腐下,身为中国最小的村官,王玉佩还在穷尽一切手段进行贪腐。在此希望新乡县有关部门依托反腐倡廉法规制度体系,以“零容忍”的态度,严格惩治腐败分子,清理顽疾,深挖背后保护伞,要在打虎的同时,苍蝇也一定要拍死,把贪污腐败者绳子以法。

关于新乡县廊公庙镇原庄行政村支部书记涉嫌贪污一事,本网将继续关注。

(稿件涉及内容有举报者提供,如有虚假,举报者愿负一切法律责任)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9313357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785498113@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